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败故事 > 人生在世
病苦后的重生
  • 发布时间:2017-09-11 文章来源:《净土》杂志 作者:妙修 点击次数:   字号:放大 普通
  • 病苦后的重生

      提起学佛我真是好惭愧,皈依很多年了,但是从来没有真正信过,更没有真正学过,为了养家糊口想尽各种办法赚钱,不断在世间造业。直到去年十月份得了一场几乎丧命的病,才使我幡然醒悟——悟出人身难得,生命无常,因果真实不虚的道理!感恩佛菩萨给我第二次生命;感恩诸多善知识对我的鼓励,为我祈福;感恩那些被我伤害过的众生能够原谅我,化解冤结。感恩这一切,因为这是我学佛才拥有的,如果没有学佛我可能真挺不过这一关。
      
      一向自以为非常健康的我,在去年十月份的一天,突如其来胸部疼痛难忍,直痛得我在地上打滚,女儿急忙送我到离家近的一家医院,经CT检查得了非常严重的肝胆管结石的病,必须尽快做手术,否则会危及生命。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残酷的事实,突然就降临在了我的身上,实在接受不了。
      
      就这样住进了医院,开始经受地狱般的痛苦。已经不能吃饭、喝水,从鼻子里插进了一条长长的管,直入胃里。接着各种检查、抽血接踵而来,大袋子、小瓶子24小时输液,每相隔3小时便要在我手指上刮血,肚子上打针,双手打点滴肿得老大,如注水猪。嘴唇干裂得起皮出血,感觉身体每个部位都痛苦不堪。可是,更让我心疼的却是——眼睁睁地看着平日拼命赚取的那些血汗钱如同流水一样流进医院收费窗口。所以,我只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感觉不是很痛了,便坚决要出院,无论大夫怎么说让我做手术,而我就是不听,回家了。
      
      回家呆了四天病情复发,比上次更痛,女儿便送我上大连最好的一家治肝胆病专科医院治疗,同样做CT,结果一样——必须住院做手术。这家医院床位非常紧张,住院必须有认识的人提前订床位。这里也没有我认识的大夫,所以一直住不上。我就念“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圣号。后来,有个大夫说,可以给医院的教授打个电话问问看还有没有空床位?没有想到那位教授像菩萨一样,帮我找到了一个空床位,我才住进了医院接受治疗。
      
      这期间,几位善缘师父和师兄一直在关怀我、鼓励我:用佛法开导我,求菩萨保佑我,诵经回向给我,更让我调整好心态专心念佛号。师兄们更是发动QQ群里的同修,共同念佛为我回向,祈愿我早日康复。
      
      大家为我做了这么多,除了无比的感恩,也使我灰暗绝望的心中升起了希望!
      
      经过治疗,身体已经不痛了,精神面貌看起来也像正常人一样。有一天,听到同病房的病友说:“有一种中草药能化石。”我听后就不想做手术了:即然有这么一种药物,干嘛还要花那么多钱,忍受那样的痛苦做手术呢?尽管大夫很耐心地给我分析我的病情和做手术的必要性,但是,我一点也听不进去。大夫给我做手术的时间已经定了,而我却因为吝惜钱财,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又出院了。殊不知这次出院差点让我失去了生命,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出院后的第二天上午10点多,我的病情再次复发,比前两次严重得多。直接被送进了医院的急诊部,大夫看了我的CT片子,对我说:“病得这么严重,你不手术我们也救不了你。”当我被这病魔反复折磨,而痛苦万分,不得解脱时,才认识到自己其实很愚蠢,吝惜身外之物,舍命都不舍钱。才意识到自己的贪与痴竟到了这种地步。放下了这种执著,我便求大夫尽快为我做手术。可是,因为我上次的固执,坚持出院,结果没有了床位,不能住院治疗了。我的女儿当时便去求大夫给我找个床位,要做手术治疗。此时,我躺在临时租的小床上,感到很后悔,突然觉得或许是我曾经伤害过的众生不肯原谅我。于是,我就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求菩萨加持我,求那些被我伤害过的众生原谅我!观世音菩萨有求必应,果然灵验!找了好几个房间还真有一个空床位,好像专为我留的。按理说医院走廊里都住满了患者,是不会有空床位了,真是不可思议。
      
      我持续不断地高烧达39度以上,身上疼痛得实在撑不下去了,真想乞求大夫给我安乐死。尽管24小时输液,但此时用药竟一点也感觉不到作用,一直痛了两天两夜。大夫看到这种情况,建议我实施肝穿刺,引流出胆汁,不再提手术的事,恐怕已过了做手术的最佳时期。病到这个时候,只觉得痛不欲生,也没有定力念佛了,所以,我以自己的经验劝勉同修们:平常要好好念佛,无常来临时没有相当的定力是自己做不得主的,心会随业力而转。
      
      住院后,除了病魔的折磨,也要忍受一次次的插管、扎针等痛苦,前后一个多月不能吃饭、喝水,完全靠药力维持生命。大夫每天观察我的病情,看我渐渐好转,终于,有一天,大夫对我说:“下个星期可以做手术。”我心中欢喜起来,感恩佛菩萨的加持。
      
      这期间,累坏了我的女儿。俗话说:“床上一个病人,床下一个罪人。”女儿天天睡在地上,昼夜都在陪着我,看着女儿渐渐憔悴、疲惫的样子,却还要忙前忙后地照顾我,心中不禁有些酸楚,更是感恩!
      
      住院期间,有一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时,梦见一位男士手里拿着一个像量血压用的蓝色小铁枕头,站在我病床前说要闷死我。我吓得大声念:“阿弥陀佛!”结果那人便不见了,这或许就是过去被自己所伤害的众生来讨债索命吧。
      
      做手术那天我心里反而很平静,因为我把生、死的抉择都交给了佛菩萨。上了手术台,我在心中默默发愿:愿代所有被我伤害的众生挨这一刀,愿他们离苦得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愿所有病苦众生远离病难。然后就开始默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打了麻药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手术长达五个多小时,我的女儿焦急万分地在外面等着,手术过程中只要大夫喊我名字,孩子们都会吓得大哭,生怕是我死在手术台上了。手术取出一小袋碎石,连胆管都冲洗了,胆没有了,肝切去了一小块。等我醒过来时,已经躺在病房的床上,全身冰凉,如死人一样,只是心脏还在跳动。感觉有人在拍打我的脸,听见大家说:“醒了!醒了!”
      
      手术后的痛苦接踵而至,身上吊着四个引流袋子,每天都流出半袋说不清颜色的水,护士天天帮我换,绑带紧紧地绑在身上,像一大块石板压在胸部,喘气都感觉到困难。手术时在颈动脉里埋了一个针头,术后打点滴便从这里输入。由于我皮肤对胶布过敏起泡,每天护士换纱布都痛得我直流泪。胃插管,不能吃饭、喝水,嘴唇干得出血,实在干得不行了,就用一点水漱口还得吐出来。麻药过后的内部痛和伤口痛也是令人难以忍受。睡觉时只能一个姿势,浑身出很多汗,每天都像睡在水里,天天换衣服、床单。经受这样反复折磨,我的体重骤然下降,消瘦得像换了一个人。
      
      面对这种痛苦,我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躺在病床上就念观世音——大慈大悲观世音,救苦救难观世音,有求必应观世音,普度众生观世音,千手千眼观世音,广大灵感观世音,无处不在观世音,佛光普照观世音……即使当时身体很虚弱,没有力气唱念,但也要每天坚持用颤颤微微、断断续续的声音唱念观世音菩萨。唱完一遍我就对大家说,观世音菩萨会保佑大家好起来的,感染了病友们,大家也一起唱念起来。
      
      两个星期后就能够抽线、拔主管了,可是那条主管却长在了肉上,从胸部抽出就像是一条蛇从胸中出来,真痛呀!胸部也是胶布过敏,一块块的皮没有了,露出红肉。拔管过后,终于能喝点米汤了,可是刚喝了点又反胃难受,都吐了出来。打点滴减少了,痛苦却没有减。每天都要经受这般折磨,真的让我绝望了。我又想到了死,遗言都写了,想着从楼上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
      
      有一天晚上,我梦到了身着白衣的观世音菩萨站在天上,菩萨法相那个好呀,无法用语言形容。观世音菩萨下面还站着一层层的菩萨、护法们,他们穿着各种颜色的彩衣站在天空上好长时间,真是不可思议!观世音菩萨果然是“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梦见观世音菩萨的第二天,我的精神就好多了,能吃点小米稀饭,慢慢的一天比一天好了。于是,我更加努力地念观世音圣号、《大悲咒》、《六字大明咒》,念佛、忏悔。感恩那些在我病中给我开示、传法的师父们,以及帮助我、鼓励我的师兄们,是他们让我在迷途中找到了方向,在痛苦绝望中点燃了希望,得到重生!
      
      现在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心中无比感恩佛菩萨!这段病苦的经历让我相信佛言不虚!佛菩萨对众生的的慈悲救度是真实的!而我也明白自己所经受的这些痛苦都是自己无始劫来造作恶因而招感的恶果。经过这次病苦,可以想象四大分离时的痛苦又是多么难以忍受,所以发愿好好念佛,临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文章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网名: 验证码: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留言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友情链接:
  • 中国佛教网 佛教慈善 佛教印经 显密文库 佛教放生网 佛教博客网 佛教知识堂 佛教文化网 佛教音乐网 佛教图书网 佛教图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