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身边故事
做人
  • 发布时间:2015-03-24 文章来源:本站网友原创 作者:李晓岚 点击次数:   字号:放大 普通

  •   2015年2月22日上午,浙江温州永嘉县永嘉桥头坦头村,一头逃出猪圈的猪在寺庙前长跪不起,当天下午该猪被抓回,并于当晚被送去屠宰场。
     

    ——题记

    佛教小.jpg  

    求佛

      一只猪在佛前长跪不起,虔诚地祈愿,想要做人。
      
      佛见此状,笑而不语。

    人的外形

      再次起身准备拜谢佛的猪发现了身形的异样。
      
      它,不,是他!他惊异的看着自己的前蹄,前蹄?这应该叫“手”,他用手默默地摸着自己的脸,感觉着面部的轮廓。他跑到寺庙里的铜镜前,又飞奔到寺庙外的小溪旁,仔细端详着自己不太干净却明显是人样的脸。他高兴的想要“哼哼”两声,发出的却是哈哈的笑声。他深深吸着气,高高抬着头,他从没这么大角度的抬头看过天,他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这美丽的新世界。
      
      “施主,施主。”
      
      他听到旁边有声响,也知道是人的声音,但他听不懂是什么意思。直到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他才收回手臂,睁开双眼,回头看到的是一个手捧钵盂的小沙弥。
      
      “请施主慢用!”小沙弥用自己的钵盂为他盛了份热饭,放下后转身离开。
      
      眼前的这个小沙弥,以前的它是认识的,那时候每次贪玩从主人家逃跑出来,挨了饿,来到寺庙前都是这个小沙弥喂饱的它,小沙弥还会把它清洗干净一路说笑地送回主人家。
      
      难怪现在看到这个小沙弥会觉得似曾相识。
      
      他本来想像以前一样摇着尾巴蹭着小沙弥转几圈。但此刻,饥肠辘辘的他来不及用自己的方式表示感谢,扑在地上,拱翻了钵盂,拱飞了筷子,拱散了米粒,但那一地带土的米饭却让他吃的很香。
      
      “施主!”
      
      同样的声音再次在身后响起。
      
      还是那个小沙弥,只是这次他手中拿着的是件不算新却绝对干净的衣服。
      
      “施主,这件是平日里贫僧穿的衣服,不嫌弃的话,您可以把这件衣服换上。”
      
      他接过小沙弥手上的衣服,知道这是人穿在身上的东西,但他正着看反着瞅就是不知道怎么下手,不知道怎么往身上穿。沾着泥土和米粒的脸上写满了茫然。
      
      “阿弥陀佛!施主请跟我来!”小沙弥笑笑,把他拉到清澈的小溪边,像以前清洗它一样,把他打理好,换去他身上如同泥壳般的乞丐服。
      
      小溪里,晃动着一个清清爽爽的青年男子的倒影。
      
      小沙弥指给他看水中那个清秀的影子,“看,佛给了你一副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仪容你必须带着尊崇敬重的心好好供奉养护着,不可以亵渎。无论长相美丑都要保持自身的洁净,这也是生之为人的修为之一。”
      
      他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虽然他并不能透彻地领悟小沙弥对他讲的意思,却能从心底感受得到小沙弥的好心和善意,为了表示对小沙弥的感谢和喜爱,他像以前的它一样跪下来用脸蹭小沙弥的脚。
      
      “嗨嗨,你干嘛?”小沙弥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跳起身向后退了几大步。
      
      他对自己冒失的举止没有丝毫意识。
      
      “你快起来,你这是对我表示好感的方式?”小沙弥似乎理解了他有些怪异举止的原因。
      
      夕阳西下,小沙弥准备和他道别,“你家在哪儿?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家吧!”
      
      他站着不动。
      
      “你没有家吗?”小沙弥又问。
      
      他还是没动,只是不停地点着头。
      
      对于这个无家可归又举止怪异的人,小沙弥决定把他带回寺庙。

    动物的习性

      回到寺庙,经过方丈准许,小沙弥收拾出一间简朴却足够遮风挡雨的客房给他住。
      
      从入住的那天起,他正式开始了人的新生活。
      
      日子一长,从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细节里暴露出了他身上赤裸裸的动物本性。
      
      最明显的一个细节是,抢饭。每天到开饭的时间点,他总会第一个冲过去,把盛饭菜的碗添到溢满为止。
      
      “你抢什么?寺庙的饭菜是无限量供应的。”小沙弥有些无奈地看着狼吞虎咽的他。
      
      他憨憨地一笑,放下碗,冲出去也帮小沙弥盛了满满一碗。然后又迅速跑回来,端起自己的碗,香喷喷地吃了起来。
      
      他憨态可掬的样子让小沙弥哭笑不得。
      
      吃过饭之后,他把碗往地上一放便回客房睡觉去了。
      
      来寺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除了吃饭、睡觉从未劳动过,哪怕院子里落叶满地、垃圾成堆他也从未打扫过。
      
      他从不觉得不劳而获有什么不妥。
      
      他身上有太多的问题了。
      
      小沙弥决定好好调教调教他,为此,小沙弥还专门为他起了个名字——八戒。在佛教里,八戒即“八关斋戒”,不杀生;不偷盗;不淫欲;不妄语;不饮酒;不著香花、不香油涂身、不歌舞倡妓,不故往观听;不坐高广大床;不非时食,是佛家弟子们修行的戒律和斋法,为他取这个名字也是小沙弥希望他能好好约束自己好好做人。
      
      “从明天开始,你的吃穿住行、言行举止,每一个有问题的细节我都会给你纠正的。”

    改变

      第二天一早,小沙弥就把还在睡懒觉的他叫了起来,把挑着空竹筒的扁担放在他身上。
      
      “走,我们挑水去吧!”小沙弥话还没说完,睡眼惺忪的他就“哼哼”了两声。
      
      小沙弥很早的时候就发现过他喜欢含糊不清地同人说话。
      
      “言谈,是人与人交流最常见的方式,你心里怎么想的就要用清晰的表达和简洁有重点的叙述让对方明白你的想法。”
      
      小沙弥鼓励他张嘴说话表达内心想法,尽最大力量激发出他的自信。
      
      终于,在努力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几次嘴之后,他第一次听到属于他自己的人声,“人!”
      
      在小溪边,小沙弥挽起袖子弯腰用清冽的溪水洗漱,“来,八戒,快洗洗,洗把脸人也变得清醒了。”
      
      “水太凉了,我不洗。”八戒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慵懒地看着小沙弥。
      
      不讲卫生是八戒的又一个大问题,小沙弥严肃地告诫八戒:“仪表的整洁是对人对己应该有的基本尊重。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必须加以爱惜。在我们佛家看来,身体是佛赐予的,得用最恭敬的心去供奉,时刻保持它的洁净。”
      
      八戒虽然依旧怕凉,却还是和小沙弥一同蹲在小溪边洗漱了起来。
      
      挑水回去的路上,八戒走了多远木桶里的水就撒了多长,回到寺庙木桶里的水也所剩无几。他来来返返,直到日上三竿他才把院里的水缸倒满水。来不及擦把汗他又帮着往灶房里背柴。他很认真的劳作着。连小沙弥给寺庙做扫除他都开始模仿着跟着一起做。
      
      体力的透支让八戒胃口大开,午饭时候,八戒吧唧着嘴咀嚼着香气四溢的食物。
      
      小沙弥摇摇头,递给八戒一双筷子,“吃饭是佛门艺术,凡是跟佛门有关的都不能亵渎。吃饭前要礼让长者和同餐者,吃饭时要细嚼慢咽,忌风卷残云般的贪婪,要文雅的用餐,不可以发出太大声响。”
      
      小沙弥耐心又细致的跟他讲关于吃饭的礼节。要他懂得吃饭也需要文明,让他注意自己的“吃相”,告诉他饭后收拾碗筷也是吃饭的一部分,帮他培养良好的用餐习惯。
      
      经过小沙弥不厌其烦地引领和身体力行的教导,八戒身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到了吃饭的点,小沙弥不做声,只是暗暗观察着八戒的举动。
      
      忙了一天的八戒,累和饿是不言而喻的。但这次,他冲到饭菜前,望了望四周又咽着口水退了回来,不争不抢地排队盛饭。八戒用筷子夹饭菜的动作依旧不利索,但他依旧每顿饭都很努力的用着筷子,再没有像它一样用脸拱着吃饭了。
      
      八戒不仅每天晨起洒扫庭除,整理好自己,还承包了寺庙所有的笨重劳活。让旁人吃惊的变化是,他居然开始主动同小沙弥之外的其他人打招呼了。
      
      小沙弥对八戒的巨大变化倍感欣慰。

    求知

      八戒有的时候起床比小沙弥都早,越来越勤快,表现也越来越优秀的八戒让小沙弥也自叹不如。
      
      小沙弥表示着对八戒的赞许。
      
      八戒搔搔耳朵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都是些粗笨活儿有什么好夸赞的。我倒是羡慕你,懂得那么多道理,理得清那么多事理。听你说话都像在听美妙的乐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你也可以啊!”
      
      “我?怎么可能?我什么都不懂!”八戒有些夸张地大声表达着自己的质疑。
      
      “你听过‘求知’这两个字吗?”
      
      “没有。”八戒很诚实地回答。
      
      “‘求知’就是探求知识。无知才会求知,无知才会更有求知的原动力。知道问题在哪儿,知道想要什么答案,知道求知的方向性。
      
      你也求知过吗?
      
      我不仅求知过,我现在依旧在求知。
      
      “因为越是求知,越会觉得自己无知,为弥补自身的不足就需要去探求更庞大的知识。”
      
      “我觉得你懂的很多。”
      
      “现在和你相比刚好懂得一些你恰巧暂时没涉及的东西,看上去好像是很渊博,但其实知识是没有边际的,我依旧在求知过程中,我现在的所知都是略懂和略通,现在的所有知识的积累知识为更大的求知所做的铺垫和积累。”
      
      “我能变得和你一样吗?”
      
      “当然能!以你的勤奋你不仅能像我一样,还会比我更强大,懂得更多。”
      
      “但我一无所知。”
      
      “我以前也一无所知。刚刚说过了,无知才会求知,求知会换来更大的无知,然后再去探求更加巨大的知识。”
      
      “那我具体应该怎样去求知?”
      
      “学习!”
      
      “学习什么?”
      
      “学习知识。知识分两类,理论知识和实践知识。之前去杂质留精华让你改掉陋习、练习礼仪、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培养良好的习惯道德,这些都是健康的实践知识。还有一类是理论知识。”
      
      “理论知识?”
      
      “没错,理论知识。人们对理论知识给予了至高的评价,如:‘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等诗句都是对古人对理论知识精辟地总结概括。”
      
      “这两种知识不打架?”
      
      “不会。理论和实践是知识的左右掌。理论来自于实践,是实践的总结。但同时理论又会回到实践中去指导着实践,实践是理论的升华。这也是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关系。”
      
      “我该怎么获得知识呢?”八戒并没听太懂小沙弥的话,他现在极其迫切地想要知道怎么能让自己像小沙弥一样变得高深起来,也可以说出些听上去很厉害的话。
      
      小沙弥把八戒带到书房,快要顶住房梁的书架上堆满了大大小小薄薄厚厚的书本。小沙弥指着满屋子的书说,“这里有古今中外、各个门类、成千上万本书,什么时候你能把这些书给‘吃’透了,你想要的知识也就不请自来了。
      
      八戒明白,小沙弥说的“吃”绝不像嚼食物般容易。
      
      八戒虚心的向小沙弥请教学习的方法。
      
      小沙弥从最简单的字音、字形、字义上入手,帮八戒把这些书们吃透。八戒也很配合的努力学习着,甚至废寝忘食、挑灯夜战地钻研了起来。
      
      在书本搭建起的黄金屋里,八戒埋头勤学。几日不见,看上去他虽有些消瘦但他苍劲有力的字体和日渐丰满的头脑却让他整个人变得有了厚度。

    离开

      暑往寒来春复秋,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八戒叩开了方丈的禅房门。
      
      他是来向方丈告别的。
      
      集大智慧于一身的方丈对他的离开未置一词,只是微微颔首让已经坚定了主意的八戒快走。
      
      他不知道该如何同小沙弥告别,这个年龄虽小却在生活上处处点化八戒的大师傅让他学到了太多,懂得了太多。动物时的八戒知道吃太多会被屠杀掉,而在人的世界里不劳而获的人才会被淘汰掉。人更多看中的不是外在美丑的虚壳而是会去触嗅内在灵魂的芬芳。他由最初改变野蛮无知的动物习性到现在学文知礼渐渐变得有了知识的力量和人的味道,一切都拜小沙弥所赐。
      
      现在,腹中已经有些书华的他觉得所学知识远远不够,他要行万里路,来夯实和完善从书本得来的已知内容。
      
      他像跪拜佛般向小沙弥拜谢。
      
      小沙弥虽然接受了八戒的这一礼。但八戒心里清楚,形式上的答谢远不足以报答小沙弥对自己的帮助。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小沙弥对他的涌泉之恩该用什么来报呢?做人!好好做人!八戒暗暗下定决心。

    入世

      如果说在寺庙的日子是八戒做人以来的新生活话,与佛门清心寡欲的修行生活相比,他现在要入的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可是他做人以来的又一扇新鲜奇异的未知大门。
      
      离开了小沙弥的庇护,进入这个世界他要做的首件事情是自力更生的养活自己。
      
      好在之前在寺庙里做足了知识储备,让他很快找到了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一直对医术着迷的他做起了江湖郎中。从把脉看病、主刀除疾到抓药熬汤、照顾病患。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不仅如此,一有空闲他就又捧起医书啃了起来,精神食粮再多也不会吃撑。他琢磨疑难病症、亲尝苦口百草、详细备注每个病疾的细微差异。他用自己的行动实际践行着所学的知识,同时,也在实践中发现新问题,用超强的探知精神寻找书本中不曾给的答案,充实书本知识,也丰富了自己的阅历和技能,为日后的每一个小进步积累经验,搭建台阶。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道理他懂得。通过治病救人挣得的劳动所得,除去必要的生活开销,他全部拿出来用作义诊。为物质条件稍差,不得已看不了病的患者免去医药费。他甚至会徒步跋涉千里为繁华热闹生活之外鳏寡孤独的边缘人送去问候带去健康。
      
      日久天长,精湛的医术、低廉的价格和负责的态度让他开始小有名气。

    “偶遇”

      一日,一位打扮文雅却满身酒气的老先生走入他的药铺,高声嚷着,“给我开间干净的房间,要有最舒服的床,我要住店。”
      
      八戒扶住有些趔趄的老者,让老者坐,他不坐,让他喝水他也拒绝。只是在不停嚷着要住店。
      
      旁人对这个有些不可理喻的老者投来了异样的目光。甚至有人劝八戒,“把这个耍酒疯的老头儿扔出去!”
      
      八戒没有理会周边的声音,依旧稳稳地扶着老者。
      
      八戒轻声细语地问老者,“旅店就在对面,我把您送过去吧?”
      
      老者有些刁蛮地嚷道:“不行,我偏要住这里,这儿就是旅店,对面是药房,我又没生病送我去那里干什么?”
      
      “好好,这里是旅店,您就住这里!来,您这边慢走!”八戒不再多说什么,像安慰小孩儿一样地轻拍着老者后背把他扶进了自己的房间。把唯一一张床铺腾让给了老者。
      
      半夜,醒了酒的老者叫醒在地上打地铺熟睡的八戒。
      
      “你是医生?”老者问八戒。
      
      “江湖郎中而已,对医术略懂些。”八戒起身规矩地站在老者身旁,听候着老者发话。
      
      “我现在酒醒的不彻底,头疼,胃也不舒服,你看给我拿些什么药好。”老者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伸向八戒,示意他给把脉。
      
      “老先生您平日的工作是否和久坐和久站有关?”为老者把脉的八戒突然问道。
      
      老者的神情微微怔了一下。
      
      “是的,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不妥,您身体好的很,只是心火内生需要些微调。久坐久站的工作对肌肉和骨骼的使用强度会大些,看您健硕的身子骨平时肯定锻炼,希望您继续保持。还有啊!”八戒冲老者笑了笑说,“小酌怡情,酗酒伤身呐!”
      
      老者爽朗地笑着,“我对酒没什么太大兴趣,平时也不常碰,偶尔来了兴致才会小酌几杯,今天是个意外。”
      
      “酒精会导致血压的大波动,容易出现心脑血管疾病,平时要有规律的生活……”
      
      “忌油腻食物,饮食清淡,心态平和,适量运动。知道知道,这些我比你清楚的多,但偶尔也可以放纵下的嘛。”老者笑谈着。
      
      “对对,但放纵可不是享福,养个健康的身体,含饴弄孙才是最大的福分呐!”
      
      八戒像唠家常一样说着医嘱,和老者很投机地聊着。
      
      一直聊到天亮,老者才依依不舍的跟这个新结识的忘年交告别。
      
      临走时,八戒为老者包了几包调理身体的中药。老者当即打开其中一包,仔细看着、嗅着每一味药,不时围绕着药效问几个很专业的问题,八戒都对答如流。
      
      八戒没察觉,老者上扬的嘴角露着满意的微笑。

    幸运

      隔日,八戒听说,城中一位受人敬仰,在学术上很有造诣的医生要收徒。但,据说,能成为他徒弟的人都是医界高手,并且做他徒弟还得过考核期,而真正通过考核成为他徒弟的人少之又少。
      
      很多人劝八戒去尝试去争取,在八戒准备摇头拒绝的时候。那位德高望重的医生专门派人送来了一封邀请函,邀请八戒一同参加他最新的科研实验。
      
      受宠若惊的八戒赶去见医生。
      
      见到医生那刻,八戒感慨人生际遇的奇妙,面前这位慈眉善目、性情温润的老者就是那天在八戒药铺里“撒酒疯”的“闹事老头儿”。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争抢着来报名做我徒弟,偏偏你要躲的远远的?”老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笑问着八戒。
      
      “我自知自己才疏学浅怎么可以去大师面前班门弄斧。”八戒的态度低调且谦逊。
      
      老者明显不赞同他,“你得客观评价自己,要有足够的自信。”
      
      能被这位声名在外的老者相中,所有人都觉得八戒幸运,只有老者不这么认为。
      
      老者那天醉酒是假,试探是真。八戒的才学和德性在阅人无数的老者面前一览无余。
      
      八戒很顺利也很“幸运”的直接进入了老者的科研团队,但这并不意味八戒能成为得到老者真传的关门弟子。他必须通过考核,即,用有价值的实验结果向老者交份能令人心动的答卷。 

    悟?

      这个团队基本集合了业界所有的高手。太多优秀的人,太多出众的观念让八戒学到了太多太多未曾接触过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让八戒应接不暇也让八戒自叹不如。因为困扰八戒的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上进都赶超不了那些看似轻松的“别人”。
      
      八戒开始觉得自己笨,他向老者求教“开窍”的方法。
      
      老者没有太多的言语,仅简单说了一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自己去悟。”
      
      悟?
      
      确实,在八戒看来努力就应该有结果,几分的努力就应该有几分的结果相对应。他片面的把人和人的悟性画了等号,更简单的把悟性理解成了不需要费力的天性。
      
      悟性是搭建在用实力打基础的知识和经历做支柱的经验之上的,忽略和删减了足量储备的知识和经验,悟性只能是空谈。
      
      看透彻了这些,八戒心里觉得无比轻松,他不再为赶超不了那些看似轻松就能有所成绩的“别人”而纠结,也不再为自己没有“天生”的悟性而痛苦。他开始懂得尊重自己和祝福别人。真诚地学习,取人长补己短却不再计较结果。

    捧杀

      最终,八戒因为端正的态度、踏实的工作和真实的实验结果获得了老者的认可。更让八戒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老者将貌美如花的女儿许给了八戒,更让八戒欣喜的是老者女儿也很看重八戒的才识。
      
      二人很快便结为连理。
      
      风生水起的事业、遐尔闻名的岳父、娇艳俊美的妻子、健康活泼的儿女、殷实优渥的家境,他是成功的坐拥者。
      
      所有接近他的人对待他的态度都是毕恭毕敬,他的一言一行都被效仿称赞,甚至有人将他成为医界传奇。他有时一个自己都会觉得很荒诞的玩笑都会被奉为至理名言、励志新篇。他从没想到日子会像现在一样过得如此得心应手,过于顺风顺水的日子让沾沾自喜的他有些翩翩然。
      
      晚饭时,岳父邀他一同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岳父突然不苟言笑地冲八戒说,“我担心呐!”
      
      八戒听得一头雾水,忙问:“父亲您在担心什么?”
      
      “担心你!”
      
      八戒更不明白了。
      
      “现在我的技艺在您的指点下不敢说炉火纯青,但也绝对数一数二;妻子贤良淑德;儿女绕膝;事业开花、家庭幸福,爱情事业双丰收,日子过得这么好有什么可担心的?”
      
      “就是太好了我才担心,真心地怕啊!”岳父语重心长地说着。
      
      “怕?”
      
      “对!怕!”
      
      岳父一会儿担心一会儿说怕的,八戒认定岳父肯定是喝酒喝迷糊了。
      
      八戒应付地问了句,“怕什么?”
      
      “怕你被捧杀!”
      
      捧杀!两个字重重地敲击着八戒最后残存的理智。没错,这段日子,一夜成名的八戒听闻了太多虚实掺杂的言语,看到了太多修饰的美好,有力道却没温度的笑容里暗藏了多少信息。
      
      太多虚实难定的东西将他捧上了云霄,捧散了他曾经坚守的原则,捧乱了他勤学的习惯,捧掉了他继续发奋的心志,捧落了他不曾俗气的灵魂,捧杀了他辉煌可提的曾经。
      
      清醒了的八戒明白,福和苦一样,都是对人生的考验,都需要自我恢复力强大的修养来过滤负面的杂质,用最圣洁的素养去生活。
      
      既能吃得下大苦,也敢承受得了大福——八戒大彻大悟。

    圆满

      收回了心的八戒除工作外,告别灯红酒绿,深居简出,生活变得简单低调。
      
      但在善心正行的事上他却向来高调。不仅大手笔做慈善捐助,更是身体力行亲做表率,兼济天下。
      
      转眼已到含饴弄孙的年龄,儿孙满堂的他回到最初的寺庙。在同一佛像前,他虔诚地跪拜着。
      
      此生圆满。
      
      再次抬头,他又回到了它。
      
      只是这次变化,它没有过多的惊奇和不安。
      
      它叩谢佛给它做人的机会,也感谢给予他无限关注的小沙弥,让它改变了太多人身上也会有的动物习性,小沙弥可谓是佛的使者将它领入了人的领地。当然它也感谢在自己独闯人类世界时为它带来新知的人们,让它一次次的遇到惊喜。它最想感谢的是它自己,谢谢它一直的努力、坚持和珍惜,使身之为人的自己没有白活。
      
      关于做人的感悟,它有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从何开口。
      
      它觉得知识很重要,知识能让人明事懂礼,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最大特点,是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能成为主宰的根本原因。它似乎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但与知识相比,更重要的是经验。知识是对以往经验的概括总结,给以后的生活带来了明亮的指引,但经验却常常创造着新的知识,也弥补和完善着不齐全的知识,没有经验的添加,知识终将成为一潭渐渐发臭变质的死水。
      
      它开始有些晕乎,它发现自己有幸做了一世人却还没有彻底看明白人,它觉得自己理解的还是不对,因为它觉得似乎“悟性”又重于前两者,知识和经验避免悟性成为空中楼阁,而悟性也助推着知识和经验的创新。
      
      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它将自己对人的不解说给佛听,“为什么当知识将我带离了野蛮和无知时我觉得它重要;但当经验告诉我知识不完备时我觉得它比知识重要;而又当悟性让我能在最快的速度里做出最完美的判断和决定是我又觉得它是重要的;可最终我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修养在起作用。包括我学礼时的态度、挑灯夜战时的勤奋、亲和待人时的胸怀都是修养在作底色,我所有被称之为幸运的际遇都是修养带来的,我对幸福生活方式的选择也是在修养的点化下做出的。绕来绕去,我发现做人最重要的是修养,它渗透在身体发肤里,渗透在命运里,我觉得修养有着操控命与运的能力。”
      
      它抬头望着依旧笑而不语的佛似乎对“做人”有了全新的认识。
      
      确实!在人类世界里知识很重要,是立身之本,做人之源。但与知识相比,经验更重要。而与经验比,悟性更重要,可最终凌驾于这之上的是修养。知识、经验、悟性相互作用着,共同影响着。而修养是捍守它们的牢固锁,是链接它们的网络。
      
      “佛教里有出世入世再出世的层次修炼。而做人是修佛的最好途径。能把万象俱汇的人做好才是佛的最高境界。”
      
      它向佛喃喃细语着,祈愿做人!

    做人

      寺庙外有主人的声音。
      
      它最后一次以长跪的方式虔诚向佛跪拜。
      
      被主人带回的它,勤吃苦练得以膘肥体健,它要做头肉精味美的猪,很有职业道德的尽到专属于猪的义务和责任。心宽体胖的它终于被主人相中,送去了屠宰场。
      
      他再次一身污秽地出现在寺庙旁的小溪边。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依旧是那个小沙弥,依旧是那个钵盂,依旧是那双筷子,依旧是那份香气扑鼻的饭菜。
      
      只是这次,它不再依旧。
      
      “谢谢!”他用感激的态度、清晰的言辞和彬彬有礼的举止回以礼。
      
      他懂得,基础的礼节也是知识的一部分,更是修养的一部分。但以前小沙弥教给他这些的时候他只是模仿性的学习,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现在,他所有的礼数是由内而外的自然表达,是对新之所想,心之所感的真实表露。
      
      他目送着小沙弥离开,待小沙弥走远了,他才端起钵盂,拿好筷子,正坐着,小心翼翼咀嚼着每个米粒。
      
      每颗米粒都是有生命的,灵通神明,他不敢有半点的浪费。
      
      他把钵盂里的食物吃了个一干二净,用小溪水细心地将钵盂和筷子清洗干净,整理好,放在地上,等待着小沙弥的归来。
      
      “施主。”
      
      他回头,手上拿着干净衣物的小沙弥正望着他笑。
      
      新生的太阳将光照入他的眼睛,他突然看不太清站在晨光里的小沙弥是什么表情,只是清楚地感受到了一束强有力的佛光出现在他面前。
      
      他,即将开始一次全新的做人之旅!

·文章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网名: 验证码: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留言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友情链接:
  • 中国佛教网 佛教慈善 佛教印经 显密文库 佛教放生网 佛教博客网 佛教知识堂 佛教文化网 佛教音乐网 佛教图书网 佛教图片网